• <b id="mof2d"><kbd id="mof2d"></kbd></b>

    <small id="mof2d"></small>
  • <sub id="mof2d"></sub>
  • <mark id="mof2d"><div id="mof2d"></div></mark>

    心有心的語言(五)
    2013-09-25 15:57:13   來源:轉貼   評論:0 點擊:

    《心有心的語言——心理治療的意象對話技術》,朱建軍, 第五章:意象對話過程概述

    第二部分意象對話技術
         
     黛玉乘此機會說道:"我便問你一句話,你如何回答?"
          寶玉盤著腿,合著手,閉著眼,噓著嘴道:"講來。"
          黛玉道:"寶姐姐和你好你怎么樣?寶姐姐不和你好你怎么樣?寶姐姐前兒和你好,如今不和你好你怎么樣?今兒和你好,后來不和你好你怎么樣?你和他好他偏不和你好你怎么樣?你不和他好他偏要和你好你怎么樣?"
          寶玉呆了半晌,忽然大笑道:"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黛玉道:"瓢之漂水奈何?"
          寶玉道:"非瓢漂水,水自流,瓢自漂耳!"
          黛玉道:"水止珠沉,奈何?"
          寶玉道:"禪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風舞鷓鴣。"
          這是紅樓夢中一段對話,足以證明我們什么都是古而有之。這就是古代的意象對話技術。用水中一瓢的意象,寶玉和黛玉小姐就可以交流心事,而避免了直白,避免了尷尬,更避免了封建禮教的壓抑。
          當然,細說意象對話技術,就不是這么簡單了。

    第五章   意象對話過程概述

          記得蘇東坡在講述寫文章的方法的時候,把寫文章比做流水,說“文無定法,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有時候我非常欣賞這話,假如我可以乘時間機器回到宋朝,而且非常幸運,作為朋友聽他說這句話,我定會擊節贊嘆。但是,假如我是一個校長,而且蘇東坡碰巧被時間機器帶到今天,而且他非常的不幸,當了我的學校中的語文教員,我聽他對學生這樣說話,我想我一定會扣他的獎金。
          因為文章可以說是“文無定法”的,如果我們拘泥于條條框框,我們就會形似而神離。但是,對初學者,如果我們強調“文無定法”,初學者就沒有路徑可以進入——而且,歸根結底,文章畢竟還是有一些基本的“法則”的,只要我們不拘泥,這些法則對我們還是有一些指導意義的。
          意象對話技術也是一樣,我們可以說,它就象是兩個人有象征的語言在交流,是心和心的交流,是自由的交流,靠的是咨詢師的直覺和悟性,以及他真誠的態度和關心。沒有絕對固定的程序。另一方面,意象對話畢竟也有一些基本的程序。
          那么,我先說一下基本的程序。

    第一節  引入的過程

          意象對話技術不象其他心理咨詢和治療的技術要求的條件那么多,有時甚至在酒桌中也可以做。不過不論在什么場合做,首先要簡要說明這個方法,從而引入意象對話。
          如果不告訴對方意象對話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地就讓對方閉上眼睛去想象,對方會是什么感受?我想大概對方一定會感到很迷惑而且害怕,他不知道你要做的是什么鬼把戲。
          小孩子比較好辦,我們只要說:“我們做一個游戲吧,我說什么,你就想象什么。然后你告訴我你想象出來的是什么樣子。”或者說,“我們一起編一個故事吧,故事的一開始是……”。
          對成年人就不行了,成年人戒備心強,我們先要給對方解釋一下意象對話技術。
          在非正式的場合,也可以很簡單的介紹說“我有一種心理測驗的方法,很有趣,就是通過想象,可以測出你的心理。”一般來說,人們對心理測驗都很有興趣,這樣說就可以了。在正式的心理咨詢中,解釋可以多一點。但是也不需要太多,因為對方也并不是要來學習心理學,不是來學習意象對話技術,不必要知道太多。
          解釋完之后,就可以引入了。先說好讓對方根據自己的要求進行想象。要說明一下,不要刻意地、努力地想象,意象的出現應該是自動浮現在意識中的。還要告訴對方在想象過程中不要詢問咨詢者自己意象有什么象征意義,以免中斷想象過程。然后要做的是先讓他放松。坐的姿勢要舒服些,調節一下呼吸,閉上眼睛(也可以不閉眼,但是還是閉眼比較的好),放松下來后,就可以開始想象了。
           
    第二節  來訪者做想象

          心理咨詢和治療者可以先設定一個內容,讓患者想象。例如:“請想象你看到了一座房子,告訴我,那是什么樣子的房子?”或“請想象你走進自己的頭,在里邊你發現了什么?”這些要求患者想象的內容是針對某些特殊問題的,相當于投射性的測題。例如“房子”是內心世界的象征,我們平時說“心房”,也就是潛意識中把心比做一個房子。那么,當我們說“請想象你看到了一座房子”的時候,實際上對方的原始認知中,就把這話理解為“請看看自己的心房”,來訪者的意象就是他內心的象征。根據來訪者想象出的房子的特點,就可以判斷其心理的狀態。
          “房子”的想象是我用的最多的,因為它最簡單,而且它可以指示出人的心理的基本狀態。
          有一個高中生想象房子的時候,想象是這樣的“房子的外面是一圈圍墻,進去是一座城堡。城堡的門關著。”
          從房子的狀態看,這個高中生的心理問題顯然是太自我封閉了,他缺少安全感、害怕被傷害,所以他想象中的房子不僅是封閉的城堡,而且在外面還有圍墻。
          事實也正是這樣,這個男生的問題正是他和同學交往太少了,他說同學經常會嘲笑他身上的一些小小的缺點,他不知道為什么他自己很難和別人交朋友。
          還有一個“房子”是這樣的“破舊的房子,很久沒有人住了,房子中很臟,有一些垃圾、以及死貓死狗等。”
          房子臟,象征著心理狀態不好。這個想象者是一個住院的強迫癥患者。
          “房子”是我用的最多的一個“設定意象”。還有其他一些常用的意象,比如,讓來訪者想象掉進一個坑里,然后問他“你想象中的坑是什么樣子的?坑里有什么東西嗎?坑是深是淺?是不是容易爬出來?”
          “坑”是面臨的問題的象征,它可以展示來訪者現在面臨的心理問題是什么。比如,一個20多歲的男孩子的想象是:“這個坑非常的深,非常的黑暗。我在往下掉,一直掉,但是沒有掉到底。我非常的恐懼……“
          這是一個深度的抑郁癥患者。
          一個女孩子的想象則不同:“坑的深度大概到我腰,但是坑里有一條可怕的蛇。我想離開這個坑,可是在坑外有老虎和獅子。”
          蛇的象征意義很多,在這里它象征性。我相信這個女孩對性有恐懼。那“可怕的蛇”是她的男友的象征,雖然她對男友的性沖動恐懼,但是她不敢離開男友,因為她對外邊的世界更害怕,“那里有老虎和獅子”。
          設定的起始意象還可以有很多,分別可以探索心理的某些側面。比如我們想知道一個女性對異性的態度,我們可以讓她想象一朵花,然后想象有一只昆蟲正飛向這朵花。如果我們想知道一個男性對異性的態度,可以讓他想象一只昆蟲正飛向一朵花。然后問女孩這花有什么感覺,問男性這昆蟲有什么感覺,并問他們想象中隨后發生了什么事情。
          這個“花和昆蟲”的起始意象是我從美國的心理學家朔爾博士(DOCTOR. SHOOR)那里學來的。
          除了用這些起始意象外,我們還可以從來訪者的夢做開始,讓他夢中的一個片段開始想象,仿佛在重新做這個夢。
          比如,來訪者在說一個夢,說“我夢見背后有什么在追趕我,我非常的恐懼,拼命想跑,但是就是跑不動……我不知道是什么在追我”
          我會讓他從夢開始想象,“想象你現在在跑,后面有什么在追你。你很恐懼。但是你看到我在你面前,我對你說,‘我知道你害怕,但是你一定要回頭看一眼,看是什么人或者什么怪物在追你。不看清楚,你就不可能跑掉。’回頭看一眼,后邊是什么?”。
          夢中被追趕都代表著潛意識中有所恐懼,而后邊追趕者就是他所恐懼的事物的象征。回頭看一眼就象征著要敢于“面對”自己的恐懼,敢于面對恐懼才會知道自己恐懼的究竟是什么,才可以最終消除這個恐懼。
          還可以從來訪者自己使用的比喻中開始。比如,來訪者說,“我的腦袋里好象裝滿了東西一樣,沉重的要命。”
          我就會從這個地方開始,“那么你閉上眼睛想象一下,想象你腦袋里裝了很多東西,然后看清楚,裝的是什么東西?”
          “我想象其中裝的是一些絞成一團的破爛鐵絲……”。
          這樣,一次意象對話就開始了。
          如果發現來訪者的身體有些部位比較異常,也可以從這里開始。比如,來訪者在說話的時候,用手撫著自己的胸口。我就會這樣說“現在,想象你的手和你的胸口都會說話,仿佛他們是兩個人,他們會說些什么?”
          熟悉其他心理治療的人會發現,這個方法在別的心理治療中也偶有應用。
          不論從那里開始,總之一次意象之旅就開始了。

    第三節  咨詢師對意象的分析

          來訪者想象的意象都有象征意義,心理咨詢和治療者可以分析其象征意義,但是他們一般不對來訪者解釋意象的象征意義。例如來訪者想象:“房子里有水坑、坑里有一條蛇昂著頭,我很害怕”。治療者分析出:這是“性象征”,但是不必說出來,再如來訪者的意象是:“我跌入陷阱出不來,絕望地哭泣”。治療者理解其象征意義為:“我陷入了困境”。
          對意象做分析的方法和解釋夢的方法是完全一樣的。夢的想象中的意象都是原始認知的結果,有一樣的規律。
          分析意象會讓你感到非常的奇妙,你想象不出一個意象能告訴你的東西是如此之多。你可以知道來訪者的心理沖突、他的性格、他的思維方式、甚至可以猜出他的生活史。有時我說出分析后,準確的程度會令來訪者驚奇到目瞪口呆。
          我的意象和夢的分析方法和弗洛伊德的不完全一樣,一般我不用“自由聯想”。在意象對話的過程中,如果我打斷了對方的想象過程,做什么自由聯想,后面的想象過程不都被干擾了嗎。何況我和榮格一樣,認為夢中和想象中的形象大多是一些普遍性的象征,我不必讓來訪者做自由聯想,也可以知道它的意義。
          在意象對話中,來訪者想象出來的形象,很多都是榮格所謂的“原始意象”。如果我們熟悉這些原始意象,咨詢師可以很容易就知道這個意象的意義是什么。比如,想象中出現的長須老人,很有可能是“智慧老人”;想象中出現的老太太,則很可能和“母神”原型有關。
          想象中的形象往往很奇怪,但是如果我們知道它的象征意義,就知道實際上一點也不奇怪。就說“房子中有一個水坑”這個意象吧,表面看來很奇怪,房子里為什么會有水坑?但是實際上,這個意象一點也不奇怪。房子是心靈的象征,而水是“生命力、情感、性”等等的象征,代表的就是我們所說的心理能量。心靈中有心理能量,這是天下最自然的事情了。
          我還知道這個意象有許多變種,比如,房子中有一個浴缸;房子里有一個游泳池;房子中有一眼泉水;房子中有一個地洞,地洞中有地下水……。所有的這些都是這個意象。想象為浴缸,是來訪者要盡量把這個情景想象的合乎日常邏輯,想象為地洞中的地下水,則就是不太關心和日常邏輯是不是一致了。
          一個意象有許多變種,每個變種代表不同的心理狀態。比如,房子中的水是泉水,代表他的生命力比較充沛;房子中是游泳池,則很可能是和性有關,因為游泳常常是性行為的象征。水的狀態的不同也反映著他的心理狀態的不同,如果水清澈,心理狀態一般比較好;如果水渾濁骯臟,則必定有某種心理問題存在。
          有時,來訪者受自己的邏輯思維的限制太多,在想象的時候,所想象的東西多是“不奇怪”的,比如,在想象房子的時候,想象房子中有什么東西,他們想象的只有桌子、椅子、床等“房子中應該有的”東西。對他們的意象,分析是也可以做分析的,因為房子的樣子,桌椅的種類,這些也可以反映他們的心理。但是,局限多,這個想象中體現出來的心理活動就必然少。我們可以有意識地加強他們想象中的奇異性。可以這樣對他們說“在你想象的房子中,你可能會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在一般的房子中不常見的東西,甚至超自然的東西,這都沒有關系,看到什么就說出來。”這樣,來訪者對自己的想象的限制就會少一些。
           
    第四節  咨詢師或心理醫生的誘導

     
         在下一步,就是用象征性意象誘導患者改變。
          例如,來訪者想象自己掉到一個陷阱里,心理咨詢和治療者可以說,“你在陷阱里,這很可怕,但是不要灰心,你可以找到出來的方法。你看,我正在坑中放下繩子去拉你。你看到這條繩子了嗎?”
          心理咨詢和治療者的這個意象也是有意義的,“我放一個繩索去救你”,是象征著心理咨詢者對來訪者在情感上的支持。
          當然,應該用什么意象,要根據心理咨詢和治療者的經驗的判斷來決定。要分析,來訪者需要的是什么,是支持、是質疑還是什么,然后,說出代表心理咨詢和治療者的態度的意象來。
          就這樣,一步步進一步分析與誘導。
          來訪者受誘導后會產生一些新的意象,治療者繼續進行分析和誘導。如此循環。例如患者說:“我看到你放下了繩子,可是我不想拉繩子上去,我怕上面有虎狼。”治療者分析“上面有虎狼”的意象的意義是“對人際交往的恐怖”,就再用新意象進一步誘導。
          左輝的治療中有這樣的一個例子:
          來訪者是一個女性,年紀在30多,未婚。她的問題是,總是覺得恐懼,同事關系處得不好,尤其是父親發火時的叫嚷和摔東西,令她非常恐懼。心理總覺得有東西吐不出來。于是,心理咨詢師讓她做想象,想象胸前有一面鏡子,透過鏡子看,她看到…“有一堵墻,是一口井的形狀,圍在那里,紅色磚砌成的,很粗糙,光線很暗,感覺不舒服…”在想象中,讓她用手摸墻,墻變光滑,顏色也變成白色,光線亮了,感覺好一些了,心理咨詢師再讓她看這堵墻是用什么做的,她說“上面有一層厚厚的油漆,揭開以后,里面是用磚頭渣子或爐灰渣子堆成的,”心理咨詢師讓她(在想象中)拆這堵墻,她想象中,很難拆,只鑿出一個容一人出來的洞。心理咨詢師讓她想象有泉水流過,隨著心理咨詢師的知道,她想象沖走了這些渣子,同時也慢慢沖走了這堵墻,她在泉水中洗澡…
          后來的咨詢中,她回憶起五歲時在幼兒園的經歷:兩歲起全托,五歲時的一天,她對父親說老師的不是,被一位老師聽到,父親走后,一群老師將她圍在中間,老師們包圍在她四周,嚴厲指責她,“你竟然敢在背后說老師的壞話,小朋友們說他這樣做對不對?”,其他小朋友大聲說“不對”,“要不要向她學”,老師問。其他小朋友一起喊“不學”。
          這個痛苦的經歷中,她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師包圍著她形成的圓圈,“就象一口圍著我的井,我逃不出去”。
          左輝讓來訪者做新的想象:“想象自己變大了,個子高了,自己的個子高出了井口,終于邁步走出了井”。另外,想象

    第五節   強化練習

          我們還需要布置一些意象作業,讓來訪者回去練習。如:“想象擦亮房子的玻璃,每天做20分鐘”。
          現實治療的理論中有一個觀點,意象也是一種行為,一種心理內部的行為。我同樣持這個觀點。做一個想象和行為治療中做一個行為訓練是同類的。一個新的行為模式要建立,不是做一次新的行為就可以的,而需要多次重復新的行為;同樣,一個新的意象要替代舊的意象,也需要多次想象這個新的意象,需要多次在想象中改造一個舊的意象。所以,布置意象作業,讓來訪者練習,這是很重要的。
          就以“想象擦亮房子的玻璃”這個練習做例子,來訪者原來想象中的房子的玻璃上滿是灰塵,看不到外面的東西。這象征著抑郁狀態。原來來訪者想象中的自己,就是呆坐在房子中也是滿是灰塵的沙發上。我們讓她想象自己“擦亮房子的玻璃”,就是讓她做自己心理暗示,要行動起來,擦掉心靈中的灰塵,也就是讓她在通過這個想象,把自己的消極的情緒轉化為積極的情緒,轉化為“干凈透明的窗玻璃”所象征的愉悅的情緒。
          每一次,開始想象的時候,窗玻璃上都滿是灰塵。這些灰塵就是抑郁所具有的能量。抑郁積聚的越多,抑郁的能量越大,想象中的灰塵越多。而想象一次“擦玻璃”,就象我們把水塘中積聚的污水清走了一些,象空調機把屋子中的熱量排出去了一些,人的抑郁也就會少一些。
          一次想象后,玻璃在想象中會被擦得很干凈。但是,在下一次,當她想象這個房子的時候,往往看到的還是有灰塵的玻璃。這是因為,積聚很久的抑郁不可能在一次想象后就清除干凈。在想象一次后,心情會好一陣,但是后來就又開始抑郁。
          我們就要繼續想象擦玻璃。
          直到有一天,她想象的房子中,自發顯現出的是干凈的玻璃的形象,就說明她的心理已經不再抑郁,她已經不需要做這個強化練習了。
          有的時候,來訪者會誤解這個練習的道理。我告訴他,在這次想象中,玻璃已經擦干凈了。下一次想象時,玻璃還會臟,還要擦。要每天做這個練習,做7天,然后再來找我。結果,他本來在3天后,想象的房子中的玻璃就是干凈的了。他卻強迫自己想象出一個有灰塵的玻璃,然后再想象擦它。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笑話:醫生告訴失眠者說,你可以數綿羊,從1數到1萬,就可以睡著了。第二天,失眠者告訴醫生說,“我數到1000多的時候,困的不得了,結果我只好起來喝了濃茶,才堅持數完了1萬,還是沒有睡著。
          我經常遇到這樣的失眠者。
          強化練習要做的想象,根據情況不同,是多種多樣的。大多是把心理咨詢和治療時做的一些重要的想象重新做許多次。不過,因為強化練習是來訪者自己在家里做的,做的時候是沒有心理咨詢和治療者在旁邊指導和支持的,所以,不要讓他們想象那些有危險性的、恐懼程度大的或者困難的意象情境。

    第六節   輔助技術:區分想象和現實

          意象對話技術在骨子里,就是一種來訪者和治療者共同做夢的方法。因為心理咨詢和治療者是和來訪者一起在“做夢”,心理咨詢和治療者是對這個“夢”的意義很清楚的人,是一個心理健康而且心理力量很強的人,所以他在“做夢”的時候可以指點來訪者如何改造自己的“夢”,讓“噩夢”變成一個“美夢”,可以調節來訪者的夢,改變他的心理狀態,可以給他好的影響……
          但是,這畢竟是一個“夢”,是一個想象,不是現實生活。
          意象對話可以把消極的意象原型轉化為積極的,但是,如果僅僅用意象對話,也有一個危險,就是太沉浸于這個想象中的夢幻世界,忘了現實世界,在想象中可以調節出很好的心態,但是不能在現實世界中,把你在潛意識中的收獲“兌現”。
          意象對話仿佛是讓你潛到心理的“海底”,在“海底”得到寶藏。但是,在得到寶藏后,如果你不知道怎么把它們帶回“陸地”上來,也是很可惜的。
          意象對話技術是“做好夢”的技術,我們還需要有“喚醒”的技術。
          正如我在前面所說,心理障礙有兩個原因:1是有一個消極的意象原型;2是區別想象和現實的能力差。意象對話可以消除第一個原因,同時我們還需要增加來訪者辨別想象和現實的能力。
          我用的辨別想象和現實的技術是突然喚醒法,也就是在來訪者做意象時,突然讓他睜開眼睛,并說出現在看到的是什么,比如:“我是在咨詢室中,我看到了咨詢室中有桌椅、鮮花……”。
          還有一種方法是格式塔療法中的一個小技術,就是用8分鐘的時間,讓來訪者不停地說“我現在……”,比如,“我現在看到了燈,我現在聽到汽車聲,我現在感到有一點冷……”。這樣,來訪者可以從想象中進入了現實的世界,也有助于他們感受現實感。
          得到現實感的最適當的方法就是體驗此時的感知覺。因為除了重性精神病外,任何人的感知覺都是現實的,我看到了一盆花,肯定是屋子中有花,我聽到了汽車聲,肯定是窗外有汽車開過。
          情感有兩種,一種是現實的刺激激發的,比如有人贊揚我,我就高興;有人責罵我,我就憤怒。還有一種的是過去的刺激和現在的刺激共同激發的,比如一個人有自卑的情結,聽到一句微小的批評,就非常的憤怒。這憤怒不僅僅是現在的憤怒,還有許多是過去積累的憤怒,有小時侯被父母打罵時的憤怒,有中學時對教師的憤怒。
          我們要幫助來訪者辨別他的情緒,是現在的情緒,還是過去積累的情緒。
          主要的方法是幫助他們辨別內心中現有的情結,知道了有這些情結,也就知道過去積累了些什么情緒。

          第七節   意象對話為什么會有效

          意象對話的過程象一個游戲,沒有講多少道理也沒有很多針對癥狀的直接的心理訓練,但是它真的很有效果。許多心理問題就是通過這樣的“游戲”就得到了解決。我用這個方法處理情緒問題、處理恐懼癥、強迫癥、抑郁癥……都獲得了很好的效果。而且,現在也有許多同行也在適用這個方法,也都發現它的效果很好。
          它為什么有效果呢。
          首先我們應該把眼光放寬,問自己一個更大的問題,心理咨詢和治療為什么能有效果?
          心理治療為什么有效果?為什么人們做了心理咨詢和治療后,情緒更快樂、性格更完善、心理疾病減弱或消除?他們花錢花時間在心理咨詢中心,究竟得到了什么?
          我想到的有這些:
          1.  他們得到了缺少的東西:釋放、愛、關心、支持……。
          最基本的是釋放,當人們心里堆滿了憤怒、怨恨、失望等消極情緒,總想找一個人說說,心理咨詢者是最好的聽眾,他們耐心、會傾聽,他們也不會把你說的事情告訴別人。
          而且,他們還會給你情感上的支持、關心你。
          如果你在小的時候,父母感情不好,他們不斷互相爭吵,也沒有給你愛。你也許會在心理咨詢中心得到你在家里得不到的愛。
          但是,這只是心理咨詢最初一個層面上的東西。所謂“授人與魚,不如授人與漁”,也就是說給別人一條魚,不如教他們怎么打魚。心理咨詢和治療除了給你“釋放、愛、關心”這幾條魚以外,還需要其他的東西。
          2.  習得、學會了更好的行為方式(行為層面)
          行為療法就是這樣,他們用訓練動物一樣的方法訓練你。教你一些新的行為技巧,比如社交的新技巧、學習的新技巧,你應付生活的能力提高了,心里也更快樂了。
          3.  消除了壞的行為方式(行為層面)
          假如你不幸有一個壞的行為習慣,比如,習慣于吸煙、習慣于一見異性就發抖,心理學家也可以幫助你消除這個行為方式。
          4.  用好的思想代替壞的思想
          認知療法和合理情緒療法就是最清楚的例子,他們把你心中的不合理的信念改變為合理的,心理狀態就會改善。
          5.  有機會探索自己,不受壓抑
          心理咨詢中心是一個寬容的地方,在心理咨詢和治療中,你不會因為自己心中有什么“壞的念頭”而受到指責。所以,人們在這里可以自由地分析探索自己,使自己成長。
          6.  削弱或化解了情結
          心理分析可以幫助人們發現,在現在的癥狀背后有潛意識的原因,幫助人們看清潛意識中的情結是怎么結上的,從而可以削弱或解開了情結。
          如果情結是一個一直沒有實現的心愿、或者一個欲望,我們可以實現這個心愿或者了結了欲望。
          有時,我們因了解了欲望的根源而放棄了欲望。
          比如,大偉先生有一個欲望,希望自己成為最優秀的人,事事都勝過身邊的每一個人。這個欲望經常遭到挫折,所以他經常會很痛苦。
          想讓這個欲望實現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可以幫助他認識到,在他潛意識中,他有一個信念或感覺,他覺得如果他不能成為“最優秀的人”,他就得不到父母的愛,得不到父母的愛,他就只有死路一條。當他自己領悟了這一點后,他也知道即使他不是最優秀的人,父母也愛他;而且退一步說,對于已經成年的他來說,即使得不到父母的愛也不是死路一條。這樣,他就可以放棄了這個做“最優秀的人”的欲望。
          7.  了解了潛意識中的情結或原始認知,使自我更善于控制潛意識的活動
          這就是精神分析治療所做的工作。
          8.  其他方式增加自知和自控的能力
          自知是自控的基礎。因為我們所說的自控,不是強行壓抑自己,而是對自己的心理的調節、管理。沒有自知,調節自己心理就無從談起。
          9.  共情——是人和人“相遇”的體驗
          我們都被封鎖在一個監獄中,這個監獄就是“自我”。我感到孤獨,因為“自我”的牢房中只有我一個人。我們雖然也和許多人打交道,但是常常我們的交往無非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我們和老板、客戶打交道,無非是為了錢;我們和異性的交往也常常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性的需要和其他需要,但是我們和別人很少心與心的交流。我們并不是真的對別人有興趣,別人也自然不對我們有興趣。
          一旦有一個人和我們有心和心的交流,他愿意傾聽了解你的內心活動,這是讓我們非常快樂的事情——是不是羅杰斯的比喻:這就象單身牢房的囚犯聽到了隔壁犯人敲墻的聲音。
          10.  增加了安全感、自我接納、自信、自我力量
          增加安全感,所以不會患得患失、憂慮重重;自我接納,所以不會總指責自己,總對自己不滿意;自信,所以勇于嘗試、有更多的成功;自我有力量,所以可以耐受挫折,可以戰勝困難。
          11.  通過消除障礙,使本來就有的基本的心理功能或者說素質展現。
          佛家觀點,主張提高人們的“覺”,也就是達到一種意識高度清醒的狀態,以及“智慧”,也就是對自我和世界的直接的了解。這些東西是不能直接求得的,但是只要我們心中的情結逐漸減少,覺和智慧就會增加——實際上不是增加,只是它們受到的屏障減少了,就象太陽和月亮不是他們可以畫在天上的,云多的時候,它被屏蔽了,云少了,太陽和月亮自然就顯現出來了。情結就是我們心中的云。
          意象對話技術能有效果,原因也一樣。意象對話不過是用原始認知的語言和來訪者交流,以此來替代用日常語言的交流,但是內容是一樣的。我們如果愛一個人,不論我們用漢語、用英語還是用印地安語說,都會讓我們的愛人快樂。愛人快樂是因為這些話的意義,而不是因為所用的語言。當然,這個語言是要雙方都懂。意象就是深層的人格的語言,這個語言是每一個人的深層人格都懂得的。而且這個語言用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它是深層人格的語言,或者說它不是頭腦的語言,而是心的語言,所以這個語言說出來的話是直達心靈的。
          我們可以用來意象傳達愛、關心和支持。
          抑郁的來訪者說“我是在一個荒島上,島上沒有人跡,甚至連動物植物都沒有,就是一片石頭……,我完全失去了希望”。
          心理咨詢師可以說,“你是一個失事船只上的幸存者,漂流到了一個荒島,看不到任何希望。尋找幸存者的飛機正在尋找你,你發出過SOS信號。我現在已經知道你是在這個荒島上,我知道你現在看不到救援你的船只和飛機。但是,因為你描述了這個荒島,我眼前可以看到你的荒島的形象,我的飛機就可以到你的島上去,你想象中會看到我的飛機……你看到的飛機是什么樣子的?”
          抑郁者想象中的荒島,象征著他的心理狀態,他沒有生命力,他和別人在心理上是隔絕的,他孤獨寂寞,他看不到自己人生的希望。而心理學家的話,暗示著心理學家在試圖了解他,試圖把“救援的飛機”飛到他的“荒島”上,這個描述就可以打破來訪者的孤獨感。
          我們也可以用適當的意象代替不適當的意象。
          也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吧。以前我認識一個女孩子,她當時正在為一件事情煩惱。她臉上長了一些青春豆。她做了一個手術,消滅了這些青春豆。不料,手術后她的半個臉都紅腫不消。
          我和她交談,她說起了她的生活史。她的童年生活是很苦的,母親去世早,家里很窮,而且在村子里她家總是受別人的欺負。……雖然現在的她收入比較好,但是因為要顧到家里,生活還是比較緊張。
          “我好象一直在荊棘叢中走,一直到現在,總也走不出來”,她對我說。
          在我看來,雖然她現在還說不上很富裕,但是也已經改善了不少了,用“走在荊棘叢”形容她現在的生活,似乎并不適當。這個意象會讓她抑郁、煩惱,她的情緒很容易煩躁,我想就是因為這個心理意象。
          她臉上的紅腫久久不消,是因為她的想象中,她是在荊棘路上,荊棘當然會刺傷她的臉。
          如果我們幫助她把這個“走在荊棘路上”的意象改變,改變為“走在林蔭路上,路上有少數樹枝會擋路,但是路是越來越寬的”,那么,不僅她的心情會更為愉快,而且她的臉上紅腫也會消失。
          意象對話的心理治療中,主要的工作就是把來訪者種種消極的意象轉化為積極的意象。
          加強好的人格、用意象理解接納和化解“壞”的人格。
          人的自我有不同的側面,在想象中會分別顯現為不同的“子人格”。仿佛是在一個人的心中,有許多不同的“小人”。調節這些人格也會有心理治療的作用,比如一個軟弱的來訪者也有一個很獨立的人格。我們可以在意象對話中加強這個人格,這就可以使他的性格中這個側面加強。有的來訪者對自己的一些子人格不接受,把這些說成是“壞”人格。比如,一個莊重的女孩發現自己的一個子人格是“放蕩”的。這種對自己的一部分的不接受就是心理沖突的一個來源。心理咨詢者可以用意象對話技術幫助她接納自己的這個子人格,繼而,轉化自己的子人格。
          意象對話還可以讓來訪者更善于使用不同的子人格、調節不同的子人格之間的沖突(代表情結或者心理矛盾)、引入(內化)新的子人格(更強、更少障礙的)……。比如,我有一個子人格是熱愛自由的,放浪不羈的;另一個子人格是嚴肅認真的。在朋友聚會時,我不妨“使用”前一個子人格,而在工作時,我就必須調動后一個子人格。
          羅杰斯指出共情是有心理治療效果的。人和人相遇,這本身就是一種喜悅、一種力量的源泉。意象對話的過程本身就是一個共情的過程。我們用日常語言表達自己的情緒的時候,別人是很容易誤解的。而當一個人用意象來表達自己的情緒時,別人只要根據他的描述想象,相對比較容易受到他的情緒的感染,也比較容易體會他的情緒,達到共情。
          當然,共情與否和心理咨詢師的人格修養有關,不同的人共情的程度是不同的,并不是說有了意象對話技術,人人都可以共情。只是說意象對話對增加共情有益。
          意象對話技術還可以直接解決一些情結。比如,一個人由過去的恐懼,形成了一個以恐懼為主導情緒的情結,進而形成了強迫癥。在意象對話的過程中,我讓他想象一個房子,他就想象房子中有可怕的鬼。這個鬼就是他害怕的情緒的來源。實際上,平時他雖然沒有做想象,但是他的潛意識中總是有一個“鬼”的意象。這個意象“鬼”是內部的刺激,它引起恐懼的情緒。而他在意象對話中,一旦鬼的形象出現,他就想象自己“努力不看”這個鬼,他想象自己洗臉,說洗了臉鬼就不出現了。這個意象是內部的逃避的意象,目的是緩解恐懼情緒。但是恐懼不會消除,也許反而加強并引起更強的“鬼”的意象。在生活中,他也有強迫性的洗手洗臉。在他,能量是一種沉溺。意象對話技術就是,讓她想象自己面對鬼,不論鬼如何做,自己什么也不做,就只是看著他。這個時候來訪者會很恐懼,會在想象中想逃避,咨詢師告訴他不要逃避,就這樣看著這個鬼。這樣他情結中積累的恐懼就在釋放,當恐懼釋放而沒有新的能量加入于鬼這個意象時,它的能量就會在某一時刻耗竭而消失——于是來訪者想象中突然“鬼”消失,他的恐懼沒有了,這個情結也解決了。
           
          這一章后附《永遠擦不干凈的地板》


     

          永遠也擦不干凈的地板


          有一個非常著名的戲劇叫做“等待戈多”,戲劇中有兩個人在等待戈多,但是戈多一直沒有來。戈多這個人名如果一定要翻譯的話,也許可以翻譯為“希望”、或者“生命”吧。是不是可以說,戲劇中的兩個生活中空虛中的人,希望著一種有生命的生活,但是直到劇終也還沒有找到。
          “等待戈多”是男人編的故事,如果要編一個女性版的“等待戈多”的話,我相信戲劇中的兩個女人應該不會象男人一樣無聊,她們一定在忙碌,比如,她們很可能在不停地擦桌子或者是擦地板。
          我這樣想,是受到我做的心理咨詢的觸動。
          一次,一個30多歲的女性來找我做心理咨詢。當然她的名字是要保密的,姑且稱她安女士吧。安女士的癥狀是心理學所謂的強迫行為,在日常用語中就是所謂的嚴重潔癖。她會每天用十幾個小時打掃屋子、拖地板。她的拖把基本上3天就要用爛,要買一個新的。洗衣服也是非常頻繁。好在她已經下崗,所以不會“影響工作”,但是她的生活卻真的是疲勞不堪。
          我讓她閉上眼睛,然后編一個夢,夢的開始是自己回到自己家,一進門就看了看地板。我問:“地板上是什么樣子?”
          “地板非常的骯臟”,她說,“全是灰塵,而且竟然有很多的垃圾、還有一些死老鼠、蜘蛛和螞蟻。我要趕快打掃打掃這個屋子。”
          根據意象對話技術,這樣的骯臟的東西象征著內心中的消極的情緒。在我們平時說話的時候,我們會把消極的情緒稱為“情緒垃圾”。在想象中出現的垃圾,就是“情緒垃圾”的象征性的形象。
          在情緒狀態不良的人的想象中,這樣的情緒垃圾是經常會出現在房子中的。
          她開始了在想象中“打掃自己的房子”。
          打掃了很久,我問她“(想象中的)房子打掃干凈了沒有。”
          她回答說,“沒有”。
          “灰塵少了一些嗎?”我問。
          “沒有,還是那個樣子”,她說。
          于是我讓她再打掃一會。
          “(想象中的)房子打掃干凈了沒有。”
          她的回答還是“沒有”。
          “現在灰塵少了一些嗎?”我問。
          “沒有,還是那個樣子”,她說。
          你知道嗎,這就是她的潔癖的根源。
          我們會很奇怪,本來已經很干凈的地方了,為什么那些有潔癖的人還是要沒完沒了的做清潔?實際上,雖然他們的眼睛和我們的一樣,但是,他們心中的想象和我們很不一樣,在他們的想象中,面前是骯臟無比的地方。
          那么,是一些什么垃圾堆放在她心靈中的屋子里了?
          安女士陳述了她的種種煩惱。
          她說苦惱從考大學就開始了,她父親不同意她去讀她喜歡的專業,因為他認為這個專業沒有前途。她是一個聽話的孩子,所以她就照父母的話去做了。但是,她在大學里過的很沒有意思。
          大學畢業后,她隨便找了一個工作。工作沒有什么成就。她戀愛過,也很投入,但是沒有結果,這讓她很傷心。幾年中她都沒有再戀愛。直到她年近30,因為怕嫁不出去,才找了一個人把自己嫁了。
          她不是很喜歡這個丈夫,在心里隱隱有些輕視他。不過她很快就有了一個兒子。當然,她肯定會和他一起過一輩子了。
          正在她打起精神,要過這平凡的日子的時候。她下崗了。不過是30幾歲的她,已經不需要工作了,也沒有工作可以做了。
          雖然,丈夫的收入還是夠用的,但是,她的未來還有什么呢?
          她沒有真正的愛過,也沒有真正的闖過,也沒有真正的生活過,而現在,一生的路已經確定了,她將就這樣生活下去,直到老。
          這就是她心里的垃圾。
          我發現最主要的垃圾是一些小動物,臟貓、老鼠等,她后來自己看清楚了,這些是她沒有被滿足的性的欲望——和丈夫的性愛是例行公事,她是內心中渴望能夠做一次真正的女人,但是,她的道德觀不允許自己出軌。
          于是她可以做的就只有打掃屋子了。
          象這樣的人,僅僅在想象中做“打掃房子”是不夠的,因為她的對整個人生的不滿,她每天在往自己的屋子里丟垃圾。我們只有幫助她找人生的意義,找一個新的活法,消除了垃圾的來源,她才會有一個干凈的心房。
          人最怕的是沒有未來。

     

    相關熱詞搜索:朱建軍 心有心的語言 意象對話

    上一篇:心有心的語言(四)
    下一篇:心有心的語言(六)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妹子图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