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mof2d"><kbd id="mof2d"></kbd></b>

    <small id="mof2d"></small>
  • <sub id="mof2d"></sub>
  • <mark id="mof2d"><div id="mof2d"></div></mark>

    心有心的語言(四)
    2013-09-25 15:43:21   來源:轉貼   評論:0 點擊:

    《心有心的語言——心理治療的意象對話技術》,朱建軍 ,第四章:意象可以調心。
          第四章   意象可以調心
           
          第一節  從意象入手


          心理能量本身是我們難于觸及的,我們能觸及的是言語、意象、行為等。所以我們做心理治療,只能從言語、意象、行為等入手。意象對話技術就選擇從意象入手,通過調節和改變意象來改變人的心理和性格。
          意象不僅僅是反映人的心理能量的狀態,意象本身就是心理能量的載體,本身就攜帶著心理能量。一個心理的沖突或者一個情結,以一個意象的形式出現時,這個情結的能量就附著在這個意象上了。當它轉換為另一個意象的時候,這個情結的能量就會附著在新的意象上。
          因此,我們調節和改變意象,就可以調節這個意象上附著的能量。
          意象對話技術就是通過調節意象來影響來訪者的深層的心理,改變心理狀態的技術。
          還是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吧。我喜歡用例子來說話,因為例子是鮮活的、例子是有生命的,而理論則枯燥的多。在意象對話時,我總是先讓來訪者做一個想象。抑郁的來訪者所想象的環境中,經常想象到有很多的灰塵。實際上,灰塵就象征著消沉的情緒。在意象對話技術做心理咨詢和治療時,我們可以讓來訪者想象擦洗掉這些灰塵。當他們這樣做的時候,會發現一個奇怪的事情。他們本以為想象是由自己控制的,在想象中應該是“想怎么樣就怎么樣”,但是實際一想象,就發現在想象中也不是想怎么樣就可以怎么樣的,他們要想象擦干凈一張桌子也不容易。往往是剛擦完了,想象中的桌子又臟了。于是,我就讓他們反復想象擦桌子。在很多次重復的想象后,想象中的桌子才可以擦干凈。但是,一旦在想象中擦干凈了。來訪者會感到自己的情緒也愉快多了,在想象中擦掉了桌子上的灰塵,這灰塵所代表的抑郁情緒也就消失了。
          實際上,已經有過很多研究表明,意象可以引起和調節情緒。(Westmann, Rainer ,et al, 1996)(Gerrards Hesse, Asrtid,et al, 1994) 
          試舉一例,Suler用實驗證明了意象能調節情緒,并且證明一個人的意象能力會影響認定體驗情緒的能力。他用視覺意象鮮明性問卷(Vividness of Visual Imagery Questionnaire)測量 
          ,選擇了32個低意象能力者,30個高意象能力者。結果證實了假設。對線索詞聯想時,用視覺反應比用詞情緒反應大、意象能力強的人情緒反應大、這二個因素的交互作用使情緒反應大。這一實驗中情緒反應評定的指標是:自我報告、原發思維、生理測量。數據表明,休息時意象能力強者情緒反應大。(Suler, John R, 1985)
          為什么調節意象會影響情緒?對這個問題有許多研究。其中影響較大的是Lang(Lang ,P. J. 1979)提出的情緒意象的生理-信息理論。他認為,意象、對情境的認知、情緒、生理反應和行為反應這些是預置在一起的。當看到一條蛇(意象),知道現在是在樹林里而不是在動物園(認知),就會引起恐懼(情緒)、心跳加快(生理反應)和逃跑(行為)。
          Bernard(Lyman,Bernard. 1984)提出,情緒是一種由意象的動力結構、相應感受、特別主題三者刻劃的意識經驗。因此,情緒與意象的聯系是直接的、必然的。例如,恐懼的情緒是由“某個可怕的生物接近,自己無能為力”的意象,“被傷害”的主題和我們稱之為“恐懼”的一種感受構成的。
          這里應說明,“某個可怕的生物接近,自己無能為力”這句話只是對意象的粗略的描述,實際上,意象中不包含這句話,它只是象一幅心理圖畫但又不完全是心理圖畫的心理內容。“可怕的”等詞是對意象內容的命名,命名就意味著分析和歸類,這已經不是直接的情緒經驗了。嚴格地說,只有繪畫等方式才能準確的傳達意象。但是,由于繪畫的操作困難,我們也可以用描述一幅畫一樣的形象的語言表達意象。
          另外,一種情緒也并不是只是由一個意象和其他內容構成的,實際上,它是有一種意象的基本模式,是可以表現為一類意象。故Bernard稱之為“意象的動力結構”。
          Bernard的這一研究揭示了意象在情緒經驗中的重要地位。在情緒的各要素中,感受這一要素是一種主觀的事物,感受本身是不可能被傳達給另一個人的;主題是最容易表達的,用語言就可以表達,但是它沒有豐富性,不能傳達情緒經驗中細致的成分。只有意象,可以把情緒經驗最好的傳達給另一個人。意象是情緒經驗豐富性的載體,如果能傳達了意象,就把情緒的全部內容,全部微妙的細致的成分傳達出來了。意象中包含著主題。意象又可以最有效的喚起另一個人相應的感受。
          Manfred Clynes(1973)指出:情緒有它特定的投射完形,“感受愛時,常常感到伴有一種流動的感覺。…方向一般是從身體中心到四肢。這并不意味者真的有一個流動,而是感覺投射。…這種特定的實際的空間感覺意象是愛的特點。”
           
    第二節  “下對下”的心理咨詢和治療

          人的心理有不同的層面,行為是最外的層面;人的邏輯思維在表層,人的原始認知在深層。
          人的心理的各個層面是相互聯系的,改變任何一個層面都可以改變整個人。
          行為主義心理咨詢和治療是通過改變人的行為,繼而改變人。
          認知治療是通過改變人的認知,既而改變人。
          精神分析是把原發的過程變成繼發過程,把深層的情結提到表層來解決。精神分析會把意象——特別是夢——翻譯為日常思維的言語,然后解決。
          簡單說,精神分析是一種“上對下”的心理治療。治療者是理性的,是在人格的表層進行思考的,但是他要求來訪者說夢,夢是在深層的心理活動;他還讓來訪者放松地做自由的聯想,在放松的狀態下,來訪者的聯想也會暴露出深層的潛意識的心理;他也通過觀察來訪者的癥狀性的行為來探察來訪者潛意識中的秘密。在這個過程中,治療者是位于上層的,而來訪者則“退行”到了潛意識中,在心理的深層中,在下面。治療者和來訪者仿佛一起去盜墓的2個人。來訪者是工人,要下到潛意識的墓道中,而治療者則仿佛老手,他不下去,只是在洞口做指揮。來訪者把墓中找到的東西——雜亂的、沾滿泥土的東西——放到一個桶中,治療者用分析的方法做繩子把這些東西帶到意識中,帶到人格的表層,然后把這些清理好的東西給來訪者看,讓他知道在自己的潛意識中,都有些什么東西。
          意象對話技術和這些都不一樣。我記得一次我和同行講意象對話技術時,一個同行劉軍說“這是‘地下’工作”。的確是這樣,我自己也把意象對話技術說成是一種“下對下的心理咨詢和治療”。因為在意象對話中,來訪者和治療者都同樣使用原始認知、使用意象,來訪者的深層人格可以直接和咨詢師的深層人格交流。治療者和來訪者仿佛潛水教練和潛水者,兩個人要一起潛入心靈的深處,同樣使用意象的語言。治療者往往不解釋這些意象的意義,也就是說,治療者可以不用總把來訪者心理深層的內容帶到表層,而可以直接在深層處理這些內容。
          下對下可以做心理調節,有一個前提:在意識不理解意象的意義的情況下,一個人可以對另一個人用象征性意象傳達的信息和情緒有潛意識的認知。也就是說,我們可以不解釋某一個夢或想象中的意象,這時也許我們的意識不知道這個意象是什么意思,但是在潛意識中,我們的深層人格卻“知道”對方的潛意識是要說些什么。
          我曾經做過一個實驗,我給完全不懂得釋夢的人講一些夢,然后讓他們猜測這些夢的意義,當然他們的猜測多數都很不準確。但是,我要求他們想象這個夢,試圖體會夢反映的情緒時,他們對情緒的判斷卻都基本準確。所以,我認為他們的意識雖然不知道夢的意義,而潛意識中他們可以和夢產生同感。
          正如我們讀詩歌或小說,即使我們不知道作者的意圖,我們也一樣會被他感動。因為我們的潛意識理解了它。
          因此,利用象征性意象,治療者利用直接對患者的潛意識層次施加影響,而不必要求患者意識中理解意象的象征意義。

    第三節 人類認知的基本模式

          前面在心理能量分析的角度,我們說心理障礙的由于心理能量的壓抑或沉溺,由于有情結。換一個角度,在心理的深層,心理障礙或者說心理能量的固結體現為意象。所以我們也可以說,心理障礙就是意象的異常。
          意象的異常是認知異常的一種。在敘述意象異常之前,我們先對人類認知過程做一個輪廓性的總結。
         一、符號是認知的工具
         認知的過程是通過符號而完成的,而行為受經過符號加工的刺激的影響,這是目前心理學公認的基本原理之一。
         這里所說的符號是廣義的,包括所有的在認知中代表對外界事物的直接經驗的代表物。其意義相當于認知心理學里的“表征”一詞(做名詞時)。
          目前,在心理學各分支,術語并不統一。在認知心理學,“符號”一詞特指表征的一種形式,即“符號性表征”,指用代表概念的語詞和符號表征事物。認知心理學不把其他形式的表征,如意象的表征,稱為“符號”。(安德森  1989)

          羅杰斯是用符號一詞表示所有的代表事物的代表物的,他指出通過符號,人把外部世界轉化為符號化的主觀世界。羅杰斯把這一主觀世界稱為“現象場”。他認為,人類的一切行為都是對內部的主觀世界的反應(陳仲庚  張雨新 1986)。
           人的行為受到認知的影響,因此人使用的符號的形式必然對人的行為有影響。
      二、意象是認知的符號之一
          人認知所用的符號或稱表征,不僅是語言,還有意象。
          在兒童,意象的作用尤其大。
          認知心理學中提出,表征可以分為“類似物的表征”和“符號復現”。類似物指“一種過程仿照或模擬另一種過程”,意象的表征就是類似物的表征,因為它是模擬知覺的事物。它被稱為符號,是因為它不是知覺的照相和拓本,而是認知加工后,用來表示經驗的事物(安德森  1989)。
         生命早期占主導的認知方式不是邏輯符號表征,主要是形象的表征,意象是早期認知的主要符號。意象也是成年人認知的符號。
     三、認知過程——同化和順應
              1. 同化和順應
              理解事物的過程即是人利用符號組織經驗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人會為了符合現有符號體系而改造經驗,經驗可以校正不能正確反應世界的符號。
          這是對人類認知過程的一個簡要概述。皮亞杰稱之為“同化”和“順應”。皮亞杰的同化概念是指“將所遇到的外界信息直接納入自己現有的認知結構中的過程,…在主體對信息進行調節的過程中,有時會為符合當前的認知結構而歪曲經驗”。(陳英和 1996)當我們稱一個物體為汽車時,我們是用頭腦中原有的汽車的意象和當前的物體做比較。這樣,我們看到的汽車就會受到頭腦中的汽車的意象影響。卡密克爾在實驗中讓被試看一個模棱兩可的圖形,然后對一組稱之為眼鏡,對另一組稱之為啞鈴,結果前組回憶出的圖形向眼鏡的形狀上偏移,后組回憶出的圖形向啞鈴的形狀上偏移。(車文博 1997)如果經驗和我們的認知差距不大,我們可以容許,但是當經驗和認知差距較大時,當我們的認知不能反應真實時,我們就必須改變認知以符合現實。這就是皮亞杰所說的順應“通過調節自己的認知結構,以便真正和外界信息相適應。”(陳英和 1996)
               2.意象的認知
          凱利用一句著名的話概括他的人格建構理論“人是科學家”,他發現科學家在生命中總是不停地發展學說、預測事件、力求弄懂世界。所有的人也一樣。他認為認知的工具是構念。
          我們也可以用一句話來總結我們的論點:“人更是藝術家”,象藝術家一樣,人在自己頭腦中不停地描畫世界。我們這樣說的根據是人也用意象認知。
          人不是僅象科學家一樣想弄懂世界,人不會滿足于有一個對世界的客觀的冷靜的了解,他還想把握世界給我們的感受。畫家畫畫不是為了制造一幅照片,而是為了同時把一些還含糊不清的感受把握住。生活中我們使用象征意象,象藝術家一樣,把經驗轉化為頭腦中的意象,同時也固定了一種感受,一種情緒的色調。
          人不是天生就是科學家的,為了冷靜、客觀地觀察,我們必須經過長期的訓練,沒有人能自發的成為科學家。但是人成為藝術家卻自然的多,兒童未經任何訓練也可以畫出令畫家驚嘆不已的畫。在科學家的訓練中,我們要教育人本來不會的東西;而在藝術家的訓練中,我們(除了教一些具體技巧外)主要是幫助人清除后天的東西,讓他恢復“天真的眼睛”,因為人本來就是藝術家。由此可見人更多的使用象征意象。
              我們不能否認,有時人象科學家。 
          但是,對待情緒的經驗,我們象藝術家,帶著感受、情緒認識世界,使用可以把握情緒的認知符號——象征意象。用象征意象的認識是一種情緒化的認識。
              3.意象原型
           正如在邏輯思維中使用語言和概念作符號,在原始認知中的符號是意象。
           作為認識符號的意象可以是具體的,也可以具有概括性。概括性的意象可稱之為意象原型。
           意象原型可以表征外在事物,也可以表征內心的內容。
           格式塔派心理學家魯道夫.阿恩海姆指出:意象“決不是對可見物的忠實完整和逼真的復制,”(魯道夫.阿恩海姆  1986)而是反映事物內在的性質的。對初級意象進行多次加工的結果是形成“意象原型”,一個意象原型類似邏輯思維中的概念,人們用它理解事物。
          魯道夫.阿恩海姆舉例說:“當我們要求被試說出頭腦中對律師的產生的形象時,他回答說:‘我看到的唯一東西就是胳膊上跨著一個公文包的形象。’”(魯道夫.阿恩海姆 
          1986)這一意象就是此被試心中律師的原型。意象的概括水平是不同的,初級的意象的是通過知覺形成的意象。例如,回憶中對某一情景的意象。這一意象雖然不同于知覺,但是和知覺的差別不大。對初級意象的加工形成意象的原型。意象原型指概括化的意象。原型的概括水平也是不同的。
              認知心理學的研究也為原型的存在提供了佐證。
              E.Rosch(1973)在實驗中讓被試評定某一范疇中不同成員的典型程度。結果被試的反應極其一致。在鳥中,知更鳥被評為最典型的,雞則不那么典型,證明了存在著這種范疇的一個圖式或原型。圖式或原型是規模較大、較具普遍性的知識。他還指出,沒有固定的特征確定某一項目屬于哪一范疇,被試的評定是根據相識性。
           這種圖式或原型是通過一種抽象得到的。如S.K.Reed(1972)在實驗中訓練被試對10 個面相圖進行分類。其中5個圖屬于范疇1,另外5個屬于范疇2 。這些面相圖在嘴的高低、鼻的長短、雙眼距離、額的高低等方面有差異。把這些圖呈現給被試,要他們分類,在他們分完后,告知他們應分在那一類。在這個學習過程結束后,另呈現一些圖,要被試判斷屬于哪一類?新圖中有兩張是原型,他們在各特征上分別是范疇1和范疇2的平均。結果被試對原型的分類比其他圖準確得多。
          雖然關于圖式或原型是什么,目前認知心理學尚有爭議(安德森,1989)。尚未確定它是不同于意象、命題的知識形式,還是一套更概括化的意象和命題。但是對原型的存在,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提出了充分的證明。
          即使是認為原型是一套更概括化的意象意象的認知心理學家,也只是把它作為外界事物的表征,從沒有誰研究它的象征意義。認知心理學中的原型只能是表象的原型。
          榮格認為人類存在“原型”,它以意象的方式表現出來。這些“原型”是先天的形式,是“從原始時代就存在的形式”(榮格,1997)。弗羅姆指出意象是一種象征的語言,意象可以是其“語匯”(弗羅姆,1988)。
          根據格式塔心理學的研究,原型的概括水平也是不同的。有的是概括水平低的、局限性的、特殊的意象原型,如杯子意象的原型、律師意象的原型;有的是概括水平高的普遍的意象原型,如“純潔”的意象原型、“美國式的生活”的意象原型。最概括化的意象關于世界的意象原型,關于人生的意象原型。由于絕大多數具體的事件都和人對生活的基本感受、人對人與人的關系的基本看法等有關,在絕大多數時候,這些意象原型都會出現,它們作為背景出現在較具體的意象中,或與具體意象混合。由于和具體意象的混合,我們很少看到它本身,但是我們可以識別出變形后的它。
          如果意象類似圖畫,意象原型就類似于體現某個畫家的畫的基調或風格的代表作。例如,拉菲爾畫了許多畫,內容各自不同,但是我們可以感覺到一個甜蜜的溫柔的美麗的女性形象,她在許多畫中以種種人的身份出現。拉菲爾畫的圣母像中,這一形象表達的最準確,故這幅畫是代表作。

    第四節  心理障礙的形成

          從意象角度看心理障礙,基本是這樣的過程:
          心理障礙是消極的概括性的象征性意象引起的認知、情緒和行為異常。
          心理障礙的產生過程是:1)在早期創傷性經驗影響下產生消極的意象。2)消極的意象得到相似的消極意象反復加強,或被強烈消極情緒加強,被固定強化并概括化,成為一個具普遍性的意象,我稱之為消極的意象原型(或者說是一個情結)。3)如果此意象原型概括水平高、影響大,就會引發一系列其他癥狀,即產生心理障礙。
          心理障礙維持的原因是:區分想象和現實的能力低下,無法根據外界情況修改消極的意象原型。他們會把自己根據消極的意象原型對外界的想象當成真實情況。
          也就是現實檢測的能力低下。
          我們都知道重性的精神病現實檢測能力極低,(精神自診手冊)但是實際上,神經癥等輕度的心理問題,也有現實檢測能力的低下。
          由于意象和語言屬于不同的認知系統。用語言改造意象有固有的困難。
          這樣說很抽象,下面我做一點具體的解釋。
          一、消極意象的產生
           心理障礙的產生過程的第一步在早期創傷性經驗影響下產生消極的意象。
           這里所說的創傷性經驗指一切引起消極情緒體驗的經驗。從來源上,它大多來源于他人源于他人,極少來源于自然的災害事件。
          社會的因素是心理疾病的原因這一點是各種模型都同意的。精神分析理論指出本我與社會道德的沖突是心理疾病的原因。人本主義者羅杰斯指出父母對兒童的有條件的關心即“價值條件”是心理疾病的原因。這些都是正確的。從來源上,社會中的一些不利個人心理的因素是通過家庭影響到個人的。家庭中的一些不良的影響是更直接的原因。我們的觀點與所有這些已經都不沖突。但是在社會、家庭和人際關系上對心理障礙原因的探討不是我們的觀點的范圍。我們只研究心理層面的機制,只關心創傷性經驗如何引起心理障礙,不關心創傷性經驗是由何而來。
          創傷性經驗可以是一次創傷性事件,如被虐待或喪親,也可以是反復出現的一類創傷性事件,反復出現的事件也許并不強烈,但是由于次數多,其影響也很大。如母親對他的忽視,也許只體現在沒有及時發現他饑餓了,但是重復就會引起嚴重影響。另外,在成年人看來是小事,對兒童也可以成為創傷性事件。例如,殺了兒童喜歡的小雞,對兒童的創傷性未必小于朋友死亡。
          甚至一些表面上不是創傷性的經驗實際上卻是創傷性的。例如,父母對兒童溺愛,一切聽兒童的。實際上也是創傷性的經驗。因為,這使得兒童產生一種感受——兒童不能用語言表達——如果我們用語言表達的話,是不安全感:“如果他們連我耍賴都沒有辦法對付,他們是無能的,不能保護我。”在心理治療中,回憶童年時,也確有很多人這樣說。
          由于心理障礙產生的第一步往往發生在生命早期,那時形象思維占據著比邏輯思維更主要的位置,所以創傷性經驗引起的是當時的主要符號系統——意象的異常。而且正如我們前邊所說,人對待情緒的經驗,不是象科學家一樣思維,而是用有情緒的符號——意象去把握。皮亞杰指出,當兒童有無意識的沖突時,如性興趣、防止憂慮和恐怖、防止被攻擊、防止與攻擊者在一起、因害怕冒險或爭奪而畏縮,他就會“需要一個更直接的象征作用”。皮亞杰是在分析象征游戲時這樣說的,象征游戲是意象活動的表現之一,但是這也適合其他意象的活動。(皮亞杰和英海爾德 1986)
          當創傷性經驗引起一種消極的感受時,當時的知覺被加工為意象。這個意象可以是當時情景的表象,也可以是一種象征性意象。意象成為情緒的一個組成部分(參見Peter J. Lang 1979),被儲存在記憶里。
              二、消極意象原型與心理障礙
          類似的意象的反復出現,就會加強成為一種模式,即意象的原型。 
          消極的意象得到相似的消極意象反復加強,或被強烈消極情緒加強,被固定強化,成為消極的意象原型。這一消極意象原型是象征性的,因為即使它是包含創傷性事件的具體情景,這一情景也有了象征意義。如記憶中“被父母遺失”是“父母忽視我”的象征。這一過程反復進行就會形成越來越概括水平高的意象原型。消極的意象原型反映了對世界對他人對人際關系的消極的基本認識。當形成消極的意象原型后,由于其影響大,就會引發一系列其他癥狀,即產生心理障礙。
          由于意象原型可以影響人對事物的認識,有消極意象原型的人對世界的認識是歪曲的。認知行為模型認為不是事件,而是人對事件的觀念引起情緒和行為。意象模型認為不是外在事件,而是人通過意象原型的過濾而看到的事件引起情緒和行為。有消極意象原型的人對世界的認識是歪曲的、消極的,他們看到的世界是有問題的。因此,他們會產生消極情緒和不適當行為。這里說“不適當行為”是外界對他們的評價。而對他們自己來說,他們并不認為不適當。例如,一個人的消極意象原型是“世界是戰場”,他就會在任何人身上看到敵意,就會把任何人看作敵人。對他來說,他的恐懼逃避行為是“合理的”。
          消極意象原型引起心理障礙,各種不同的心理障礙的區別源于不同的消極意象原型。我們可以找出每種心理障礙特有的消極意象原型。每種消極意象原型決定了對世界、人生的一種基本的感性認識,決定了他的情緒基調和基本行為模式。
          例如,“戰場中的無人注意的傷兵”這一消極意象原型,反映了“世界是危險的,我是無力的,我不被別人關心…”等認識,但是不是可以說出來的認識而是感性認識;此消極意象原型還決定了一種恐懼、哀傷、憤懣混合的情緒基調,一種無所作為、逃避的、有時用言語攻擊別人的行為模式。
          在理解新的經驗時,消極意象原型會使人們對新經驗的認知帶有歪曲。
          三、從一個消極的意象,到一個泛化的消極的意象的原型。
         
    這個過程是一個泛化的過程。
          婚姻失敗的女子說,“男人太靠不住,好色,沒有責任感”。
          實際上,她不過是遇到了一個“靠不住,好色,沒有責任感”的丈夫,對其他男性,她并無知識。這就是泛化。她的泛化帶來了一個偏差,她把在某一個男人那里發現的真實推廣到其他男人,而其他男人未必是這樣的人。
          實際生活中,這樣的大偏差出現較少,大多是有小的偏差。但是積小成大,漸漸意義上越來越失真,能量也漸漸轉化或轉向,就形成了心理障礙。
          有時偏差和語言表述有關系,因為語詞本身就有泛化性。比如,我們說男人如何如何的時候,所取的經驗永遠是來自部分男人,但是這個結論是推至所有男人的。
          受語言的影響,或者不受語言影響,受“相似者相互感應”規律影響,意象也就泛化了。由一個具體的事物的意象擴大為一個原型性的意象。
          泛化是有益處的,益處是拓展經驗,舉一反三。從一個男性那里得到了教訓,在其他男性那里就會有所提防,免得重蹈覆轍。
          但是也會帶來錯誤的可能,如果另一個男人剛好不是同樣的人呢。
          心理問題就出現于在泛化的錯誤出現后,不能糾正。
           
          第五節  心理障礙的維持

         一、心理障礙維持的原因

    由于區分想象和現實的能力低下,無法根據外界情況修改消極意象原型。他們會把自己根據消極意象原型對外界的想象當成真實情況。這是心理障礙維持的原因。
          心理障礙患者區分想象和現實的能力差。想象是借助意象來推測未來的過程。
          因為真實經驗不是如心理障礙患者所看到的一樣,如果他們區分想象和現實的能力健全,他們就可以發現,實際的事件和自己想象的有差別,從而修改自己的消極意象原型。
          但是,如果他們不能很好地區分現實和想象,他們就覺察不到,和至少不能清楚地覺察到,事實不同于自己的想象。他們會把想象當成現實。抑郁癥患者認為,自己真的是完全無能,世界上真的沒有誰會幫助自己,世界一片灰暗。因為意象是如此活生生地呈現在眼前,在區分力差的他們看來,是如此真真切切。他們不能想象世界會有另一種面目。
          因此,他們不會想到修改消極意象原型。
          區分想象與現實的能力為什么會有人與人的不同?有幾種可能:有可能是先天素質性原因;有可能是他們長期自我關注,和外界聯系少,很少在生活中實際進行區分;有可能消極的想象會消弱這種能力;還有可能就是情緒太強烈的時候就減弱了這個能力;更有一個情況是,因為害怕現實而寧愿把想象當作現實。
          具有消極意象原型和缺少區分想象和現實的能力,這二點加起來就足以造成心理障礙。
          如果只具有消極意象原型而不缺少區分想象和現實的能力,心理障礙將不會維持而將自愈。如果缺少區分想象和現實的能力但是不具有消極意象原型,也不會成為心理障礙。
          所有心理障礙患者都有消極的意象原型,所有正常人都沒有。
          所有心理障礙患者區分想象和現實的能力都低。正常人中也有一部分人此能力低。 
          今天正在看森田療法的創始人森田正馬的書,他提出“精神交互作用”是維持神經癥的原因。所謂精神交互作用,就是說自己越注意自己的消極感受,這個感受就越明顯,于是越要注意到消極感受,形成惡性的循環。實際上,神經癥是把某種體驗當作現實。他說“夢這種東西就是某種觀念、情感和痛苦的體驗,在腦海中浮現出來后,照原始狀態立即當作現實來加以感受的。患者的發作也可以比做是這種做夢或幻覺”。
          所以,意象對話技術也致力于幫助來訪者學會區分想象和現實。
          二、邏輯的語言與意象
          由于意象和語言屬于不同的認知符號或表征。用語言改造意象有固有的困難。
          意象本身不包含語言。我們可以用語言描述意象,例如說抑郁癥的意象原型是“荒涼的”等等,但是這“荒涼的”這個詞不是意象中本來所有的。如果說意象象一幅畫,描述它的語言只是畫邊上的說明文字。
          我們可以對抑郁癥患者說,世界不是荒涼的。我們甚至可以讓他也承認這一點,但是,這不能改變意象。改變說明文字不能使畫的內容改變。這一點可以解釋為什么人們會明知道某些情緒不合理卻改不了。因為對類似一幅畫的意象來說,無所謂是否合理。所謂合理是合乎邏輯、道理,而意象是與邏輯和道理無關的。如果一個人有不合理觀念“我永遠不可能成功”,我們可以證明這句話不合理,但是,如果他有一個灰暗的意象原型,我們無法證明這意象不合理。意象不是命題,沒有“真”、“偽”,所以我們無法證明一個意象“錯誤”。
          和認知行為模型不同,我們的意象模型認為,心理障礙患者的是本質是消極的意象,不合理的思維模式是有消極意象引起的,是消極意象的注解。因為,患者的思維能力并不低,為什么會有那么不合理的思維呢?如果說是他們形成了不合理的思維模式,為什么在其他問題上患者的思維卻可以完全正常甚至很聰明呢?我們的答案是:患者不合理的思維只是對內心的意象一個描述,這一描述是不合理的,卻符合他內心中意象的實際狀況,因此這是他“內心的現實”。只有改變意象原型,不合理的思維才能根除。
          而意象對話技術,就是改變意象以及意象的原型的技術,它對心理障礙要治療作用也是很自然的。

          第六節  執著

          痛苦是因為執著。 
          比如女孩子失戀,痛苦不堪,感到沒有了這個人,活著沒有任何意義。 
          旁人也許會勸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但是,這話對女孩子是沒有用的,她的心在大叫說:“我只要這一棵草”。 
          為什么呢?因為女孩子說,“我愛的是他,而不是隨便的什么芳草”。 
          在她遇到他之前,她是活著的,活得也有意義。為什么現在她卻覺得活不下去了? 為什么她只可以在他一個人身上獲得幸福和快樂,而不可以在別人身上得到? 
          是因為執著。 
          我們把心理能量投射到一個人身上,當這個人離開了我們。我們不是馬上可以把這心理能量轉到別處的。這個“慣性”,就是執著。 
          執著是能量的不靈活。 
          為什么會有執著呢?是因為一個觀念。 
          比如這個女孩子的觀念就是:“我愛的是他,他可以滿足我,讓我快樂”。 
          她這樣想是有理由的,是有她過去的經驗做根據的,所以是難于被駁倒的。因為過去她在他這里得到過快樂,在別人那里沒有得到同樣的快樂,所以她不相信“天涯何處無芳草”,因為在她的經驗中,沒有別的“芳草“使自己快樂的經驗。 
          她的大腦可能知道你的話是對的,但是她的心不知道。心只知道自己經驗過的事情。
          但是我們是可以消除一些執著的,我們可以幫助她改變觀念。 
          我們可以把“你愛他”,改為“你愛的是你和他在一起時的感受”,“你愛的是愛情”。這樣的話沒有改變能量的方向,只是把能量由終端回收了一些。然后,漸漸改為“你愛的是你自己的青春”。 
          當能量回到起點的時候,它就有可能轉向了。既然愛的是青春,另一個人的愛情也可以煥發你的青春。 
          失戀是這樣,其他時候也常常是這樣。
          執著就是能量轉向和轉化的障礙。

     第七節   改變意象

          要改變意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一個常見的誤解,認為意象既然是我們想象出來的東西,是虛幻的東西而不是實體,就應該可以隨意改變。但是,你試一試就會發現事實遠不是這樣。
          有一次,一個大學生做意象對話。起始的意象是進入一個山洞。他想象在山洞中揀到了一些玻璃和石頭。
          做完這次意象對話后,我說起意象不是我們能完全控制的,我們想象出來的是什么東西,歸根結底是和我們的心理狀態有關的。假如你的心態很好,你想象中在洞里找到的東西就會很好。這個大學生就有點不相信,說“我要想象什么就可以想象什么,我現在就回到洞里,找一大堆鉆石帶出來”。
          他想象了一下,大聲說“我想象出鉆石了,我把它們拿起來了”。
          可是,過了一會兒,他偷偷地小聲告訴我“我拿到了鉆石,但是一出洞口,它們就變成了玻璃和石頭。”
          意象難于改變,意象原型更難于改變,之所以難于改變,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它們都帶著大量的能量。我們必須知道,如何引導意象才可以釋放這些能量,或者讓能量流轉變方向,必須了解能量流轉向的規律。這樣,我們才可以最終讓意象原型改變。
          改變意象治療心理障礙的過程,也是一個正本求源的過程。前面我們說過,心理障礙產生過程中,有一個泛化。比如,一個女孩子失戀了。她說,“男人不是好東西”。這就是泛化。而心理治療的過程,是讓她注意,有些男人(比如她父親、或者某一個男老師)是一個好東西。讓她看清,她的怨恨是來源于對一個男人的,而不是對所有男人的。這就是正本求源。正本求源的過程,就是把泛濫出的能量歸回它原來的地方。這樣,意象就可以轉變,她可以分出至少2個男性形象,一個“不是好東西”,另一個是“好東西”,以后還可以進一步,分化為10個男性形象,分別代表10種類型的男性——有很好的,有不好不壞的,有三七開的,有壞的……,這樣,她對男性的態度就不是一概否定了,她也就可以和不同男性建立不同的關系了。這,就是心理咨詢和治療的意義。
          我們把一個人心中消極的意象原型改變為積極的,他的人生也就成為積極的了。
          當然,還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就是改善來訪者的現實檢驗能力,也就是區分想象和現實的能力。
          這個能力提高了,來訪者自然就發現,他們原來的消極世界觀錯了——世界雖然不象我們希望的那么完美,也絕不是我們以為的那么壞。
           

    本章后附《魔鬼是化了妝的天使》

          魔鬼是化了妝的天使
          朱建軍
     

          我有時會對來做心理咨詢的人說:祝賀你有了心理障礙。對遇到了不順利的人說:你遇到了一個好機會,千萬不要白白放過。
          這聽起來仿佛是一種嘲笑,所以一般我不輕易說,但是在我自己心里,我真的感到心理障礙是一個祝福。
          心理障礙可以提供一個機會,讓我們發現自己,發展自己的機會。心理障礙把我們過去不引人注目的小的弱點放大了,它迫使我們改變自己,在掙脫心理障礙的過程中,你的心靈經歷了錘煉,所以在你的心理障礙解決后,你不是僅僅會“象過去一樣健康”,而是比過去還要健康。
          破房子遇到了雨天,是房子的心理障礙,但是正是它讓我們知道了房子那里漏水,如果你堵住了漏洞,那么雨過天晴時,這座房子會更加“健康”。
          當然,很少有人知道怎樣面對心理障礙和挫折,也很少有人能夠利用心理障礙出現或者挫折而發現了自己,發展了自己——除非他經歷了一次成功的心理咨詢或心理治療。
          有過一些這樣的例子。
          一個女孩,從小生活很順利,自己也很優秀。長大后順利靠上了名牌大學,然后又保送上了研究生。往往才女不美麗,可是這個女孩子卻偏偏是財貌雙全的美才女。往往美女嫁得不一定好,但是她的丈夫是一個很成功的企業家。她的生活似乎是由鮮花塑造的,她的笑容似乎永遠燦爛,她感到一切都那么美好。
          可是后來變了,“快樂的樂章演奏完了,低沉的音調中,‘魔鬼’來了”,她說。
          丈夫心臟病突發而死,據說,是因為企業中工作壓力太大,而且多個項目失敗,負債累累。在他去世前的晚上,他一切照常。半夜,她隱隱約約聽到他叫她,但是她困了,懶得理他。第二天早晨,她醒來,他已經沒有呼吸了。一瞬間她非常的恐懼。
          她從此失去了睡眠,沒有一天她不失眠。從此后,直到她來做心理咨詢的那天。3年多1000多天,每天她睡的時間不超過3小時。好不容易睡著后,她也會突然驚醒,心砰砰地跳。或者她剛剛睡著就夢見他,每次都是魔鬼一樣可怕的樣子。
          在咨詢中,她感到很自責,她說如果她知道會這樣,她本應該在他叫她的時候醒過來,也許她還可以救他。她說“他做了鬼會來索我的命,因為我沒有救他。”她說她不可能再愛別人了,但是他在她的心中也不是一個可愛形象,他很可怕。
          她是一個基督徒,虔誠信仰上帝,她說她祈禱上帝幫助她,但是上帝似乎也遺棄了她。她對心理咨詢也沒有抱什么希望,她說“只有上帝能救我,但是,他似乎聽不到我了。也許是因為魔鬼來到了我身邊吧。”
          對她的咨詢從幾個方面做,我幫助她理智地思考,讓她領悟到,她的自責是不合理的,因為她不可能預見到丈夫會有心臟病,她也不知道他正面臨著巨大的壓力(他從不對她說這些),在困倦時聽到丈夫叫而沒有答應也是常見的現象。我讓她理解,自責背后是她的一種幻想,幻想自己聽到了丈夫的叫聲,醒了,及時去了醫院。幻想她可以不遇到這個災難。
          我用種種方法,讓她在心理上放棄這個幻想,放棄“如果這一切都沒有發生……”的思維,接受現在現實。她很悲傷。然后,我從她的信仰談起。我對她說,你把上帝看作是一個萬能的,而且非常溺愛你的父親。他不應該讓你受一點點苦,應該滿足你的一切需要。但是人必自助而后才會有天助。假使有一個“在天的父”,他也不應該是一個溺愛的父親,而應該是一個懂得怎么教育孩子,鍛煉孩子的父親。你不要懷疑他,你應該想想他給你這些苦難是為了你好,你可以想一想他的目的是什么。
          心理學家和那些宗教信徒不同,我們不認為有天上的一個上帝存在。但是,我們相信,一個人遇到什么樣的命運,偶然中實際有很多必然。丈夫突然去世,對她是一個偶然,但是她之所以會感到這個事件如此突然,是因為丈夫在壓力很大的時候,沒有告訴她。而丈夫之所以不告訴她,是為了不讓她緊張,因為她“從小是被寵大的,經受不了這些緊張”(他丈夫和朋友說的話)。命運中出現一個事件,和她的性格是有關系的。
          我對她說,假如這個災難是有意義的,它的意義是什么?
          當時她沒有回答,回答這個問題是在經過長時間咨詢后,她已經奮力戰勝了恐懼,戰勝了自己依賴的欲望,變得很獨立。那時她回答說“如果沒有這個事件,我永遠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受寵愛的孩子,永遠不會真正獨立;而且,我也不會懂得珍惜別人、關心別人。……我過去對丈夫的去世一是害怕、二是自責,而另外還有的是一種怨恨,仿佛怨恨一個拋棄了妻子出走的丈夫。也許就是這個怨恨,使我在夢里把他夢為魔鬼。但是現在我感到他的去世仿佛是他為我做的一個犧牲,我感到他是一個天使,是從上帝那里來的,也是為了我的心靈成長而離開我的。他離開我,是讓我學習自立。我感到他的眼睛仿佛在天上關心的看著我。我愛他,感激他。我比任何時候都愛他,但是我也知道,現在我已經可以去愛另一個人了。……”她還說,“我現在意識到過去的我有一種傲慢,一種幸運者的傲慢,我實際上對其他痛苦中的人沒有真正的關心。而經過這一切,我也改變了,我不那么傲慢了。我知道了人是多么脆弱,人的心里是多么孤單,我現在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關懷。”
          “我是不是可以把你的故事講給別人聽”?我問“不說你的名字,你知道,你的故事可以讓人們相信痛苦、災難和心理障礙都是有意義的。即使是你遇到的這樣的情況,都有它的積極價值。”
          “可以”,她說“告訴別人,有時,魔鬼是化了妝的天使”。

    相關熱詞搜索:朱建軍 心有心的語言 意象對話

    上一篇:心有心的語言(三)
    下一篇:心有心的語言(五)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妹子图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