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mof2d"><kbd id="mof2d"></kbd></b>

    <small id="mof2d"></small>
  • <sub id="mof2d"></sub>
  • <mark id="mof2d"><div id="mof2d"></div></mark>

    社會是如何運作的:我們社會行為的8種心理學透視
    2012-06-09 00:19:08   來源:譯言網   評論:0 點擊:

    你會郵寄一封掉在街道上的信嗎?你會奉命電死另一個人嗎?你會和一個熟悉的陌生人交談或者幫助一個迷失的孩子嗎?
    Stanley Milgram是一位美國社會心理學家,他以服從試驗而聞名 (見下文),但他對社會秩序的各個方面尤其是城市里的社會秩序很感興趣。

    像我一樣,他想知道城市定居者如何在相互很近的環境中設法生存的。他想知道,排隊是如何地有秩序,當微妙平衡面臨挑戰時會發生什么。 他還想看看在Twitter and Facebook之前,同一年齡的人是如何相互聯系的。

    這里有他的八份研究,每份研究都提供了社會如何起作用的洞察。

    1. 迷失的孩子

    人們有多樂于助人? 例如,誰不會停下來,幫助一個迷失的孩子?沒有人,是嗎?

    為了弄明白,Milgram決定讓一些6歲和10歲的孩子尋求幫助。他們被送到美國大街上(為了安全,附近有觀察員),并讓他們向第一個過路人尋求幫助: “我迷路了, 你能給我的家里打個電話嗎?”

    在城鎮,反應令人振奮: 72%的人提供了幫助。在城市,沒有那么多,僅有46%的人提供了幫助。

    除了僅由數字,故事本身更能夠說明問題。在城鎮,就是那些不提供幫助的人也很有同情心,但在城市,他們忽視孩子的存在,繞過他們或者只是向他們的手里塞些錢。一個紐約人告訴孩子: “去那家飯店, 你媽媽在那里等你。”

    2. 打斷隊列和插隊

    Milgram認為,排隊是使人們如何自動讓社會秩序擺脫紊亂的經典例子。

    但這種社會秩序在面臨紊亂時將脆弱不堪,如插隊。為了測試人們的反應,Milgram讓助手在紐約四處走動,對博彩店、火車站、其他地方的129條隊列以及打斷隊列進行觀察(Milgram et al., 1986)。

    令人驚奇的是,人們的反應相當溫和。 僅有10%的情形是插隊者身體被逐出線。僅有一半情形是有人在線中做著任何事情。在這種情形下,任何事包括:臉色難看或做著手勢以及用實際言語反對。

    Milgram的解釋是:你會挑戰插隊者或打斷線的人嗎?

    3. 服從權威

    所有心理學實驗中最著名的一個是,Milgram的服從實驗測試當有權威的人命令人們去傷害別人時他們會作到何種程度。

    本研究中的參與者被一位穿著白色上衣的人命令對別人(學習者)進行(明顯地)致死性電擊。

    63%的人將權力執行到最后: 他們甚至在學習者痛苦地尖叫、祈求停止以及最終沉沒時仍然執行完所有電擊。

    你認為你會服從嗎?

    Milgram清晰地展示了人們傾向于服從權威的陰暗的一面(研究的全部細節:《Stanley Milgram:服從權威或僅僅為了一致?》

    4. 熟悉的陌生人

    你每天在上班的路上或在商店見到同樣的人嗎? 你從來沒有說過話的那些人? 你有沒有想知道他們在哪里工作,他們有什么故事,他們是不是有和你一樣的想法?

    Milgram同樣想知道那些在他所住的紐約河谷附近等火車的人們。 他讓他的學生給所有站臺上的人拍照,然后,幾周后,他們走上火車,散發照片看看誰認識誰。 結果非常有趣: 90%的任至少認識一個“熟悉的陌生人”,平均認識4個別人。 62%的任至少和一個過路人說過話,幾乎有一半的人對和他們一起旅行的人感興趣。 不足為奇的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是那些以某種方式站著的任。

    他還發現,當那些熟悉的陌生人在不熟悉在環境下很可能會相互交談,如你在另一個城市看到一個同伴從火車上下來。

    5. 世界很小

    Milgram對人類社會的相互聯系很感興趣。 他想知道的是,隨機挑選兩個人相互認識的概率是什么? 如果他們互不認識,那他們認識某人的機會是什么,誰認識某人…(等等)...誰認識那個人?

    他通過給住在內布拉斯加州或者波士頓的人隨機發信,讓他們把它寄給一個他們很可能認識的某個住在馬薩諸塞州的人(Travers & Milgram, 1969)。

    他發現,平均有五個中間人通過各自的社會網絡把他的信從第一個人傳到它的目的地。

    這表明社會是高度相互聯系的(全部故事,參見: 《六度分割》)。

    6. 秘密觀點

    Milgram想間接測度人們的態度,二不是直接問他們在想什么,因為人們經常撒謊。 因此,他把一封貼有郵票、寫有地址的信丟在大街上看是否有人根據它們被寄送的地址把它們郵寄出去(Milgram et al., 1965)。

    他發現,70%的要寄到“醫學研究協會”的信件被那些隨意發現他們的人寄了出去。 但郵件地址為“共產主義者/納粹黨的朋友”的信件只有25%被郵寄出去。

    這并不僅僅為了測量人們的觀點,還測量了人們是如何地樂于助人,尤其需要他們付出一些小小的努力時。

    隨后的研究通過把錢包丟在大街上來測試人們的誠實度,結果證明人們迅速把它們撿起來并把它們返還給研究人員很困難。 人們通常要比我們想象的還要誠實。

    7. 人群的吸引力

    你有沒有曾加入到一群人中,你不知道為什么,只是認為一定有什么事情發生而值得你跟他們站到一起?

    Milgram對人們如何沒有明顯理由加入到人群中很感興趣。 他通過把人們攔到一條擁擠的街道,讓他們看什么都沒有發生的臨近辦公街區的六層地板的方法進行試驗(Milgram et al., 1969)。

    他發現,4%的過路者會停下來加入到一個人中盯著看,但是如果有15個人已經在那里的話,有40%的任會停下來。 至多有86%的過路人會停下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

    8. 城市超負荷

    最后一份研究不是一個實驗而是一種試圖解釋城市社會行為的理論。

    Milgram認為,在城市里或在擁擠城市里我們行為一種對信息超負荷的自然響應。在城市里我們的感覺連續受到攻擊。有太多情景、聲音和人們要我們進行合適的處理。這既是城市吸引人的地方也是它的缺陷。

    因而,城市居民努力保留他們的心理能量:

    · 他們僅僅相互有表面上的接觸——這種方式總是受到皺眉或看起來很生氣的鼓勵。

    · 他們盡可能快遞保持移動、進行交易。

    · 像因沖撞別人而道歉的社會應酬被跳過,因為城市居民沒有勻出的處理能力。

    在城市里標準是隱名埋姓,不成文的法則是:如果你假裝我不存在我就假裝你不存在。城市居民不是壞人(如迷失的孩子實驗所揭示的),他們是用理智的策略應對信息超負荷。正如Milgram曾經說過的:

    “也許我們就是由社會之線控制的木偶對木偶。但至少我們是有理念、有意識的木偶。也想我們的意識是我們解放的第一步。”


    相關熱詞搜索:米爾格拉姆 服從 社會秩序

    上一篇:埃里克森人類發展的八個階段
    下一篇:換位思考也危險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妹子图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