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mof2d"><kbd id="mof2d"></kbd></b>

    <small id="mof2d"></small>
  • <sub id="mof2d"></sub>
  • <mark id="mof2d"><div id="mof2d"></div></mark>

    選擇的盲目性:你不一定知道自己在選擇什么
    2012-10-17 10:40:15   來源:   評論:0 點擊:

    你不一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因為干了一行,所以愛了一行;只是因為有了立場,所以有了觀點;只是因為選擇了,所以喜歡了……大腦就是喜歡找借口。

     

    To be or not to be.

    你是如何做出一個選擇的?

    你可能會說,就是選擇想選的那個。如果一定要給這個行為一個精確的定義,可以說,你是根據自己想要達到的狀態和當前狀態之前的差距,選擇一些可以縮小這種差距的行為,然后根據行為的結果進行再次評估、調整,直到達到目的為止。

    然而,瑞典心理學家近年來的研究發現,即使是最簡單的選擇任務,你也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選擇是什么。不僅如此,你還可能為自己未曾做過的選擇辯護。

    哪個面孔更漂亮?

    2005年發表在《科學》(Science)上的一篇實驗研究中,瑞典隆德(Lund)大學心理學家彼得•喬納森(Petter Johansson)和拉爾斯•霍爾(Lars Hall)等人給實驗參與者成對呈現女性面孔的照片,并讓他們選出更有吸引力的那張面孔。隨后,實驗員將選擇出來的那張照片呈現給參與者,并讓他們說明自己為什么覺得這張照片更有吸引力。然后判斷下一張。

    其實在部分選擇中,實驗員做了手腳,將未被選擇的那個照片呈現給了參與者(流程見下圖)。

    http://www.ejc17.com/uploadfile/2012/1017/20121017104510210.png

    A 實驗員給參與者呈現一對照片;

    B 參與者指出哪個更有吸引力;

    C 實驗員玩個小魔術后,再把“選擇”的照片給參與者

    D 參與者看到自己“選擇”的照片,并給出選擇的理由。

    在那些做了手腳選擇中,盡管兩張照片非常不同,但是只有不到30%的參與者發現呈現出的照片不是自己所選擇的。

    在那些未發現這種差別的試次中,作者們發現了更有意思的現象:參與者找到了很多理由來說明自己為什么認為這個面孔更有吸引力,即他們首次選擇時根本未曾選擇這個面孔。研究者還分析了參與者為自己未曾選擇的面孔所找的理由和他們為自己選擇過的面孔所找的理由,發現兩者無顯著差異。

    可能,你真的忘記了自己原先的選擇是什么。

    哪個味道更喜歡?

    為了在更加生活化的場景中驗證這種選擇的盲目性,霍爾小組報告了他們的另一項研究。這次研究者們在超市出口處擺了個攤位,讓消費者品嘗不同口味的果醬,選擇出一個他們更喜歡的。然后實驗者也呈現給參與者自己選擇的果醬或者是未曾選擇過的果醬(具體操作見下圖)。當參與者品嘗完兩種果醬并作出選擇后,研究者讓他們品嘗一下他們選擇的那罐果醬(實際上可能是他們未選擇的那個口味),并說出自己喜歡的理由。

    實驗操縱圖解:

    http://www.ejc17.com/uploadfile/2012/1017/20121017104510926.png

    A 參與者品嘗第一個果醬;

    B 實驗員將果醬罐蓋好并翻過來,這個果醬罐看起來是正常的,其實上下均可打開、中間有隔斷的罐子,上下兩半各放兩種不同的口味;

    C 參與者品嘗第二種果醬;

    D 實驗員將第二罐果醬同樣地翻轉一下;

    E 參與者選擇他們喜歡的果醬;

    F被試再次品嘗自己選擇罐子里的果醬,因為罐子已經翻轉過,所以果醬的口味已經發生變化。

    雖然不同果醬之間的口味差別很大并且參與者能夠很容易地區分出不同的口味,但是在那些被調包的果醬品嘗試次里,仍然只有不到1/3的參與者發現自己選擇的果醬被調包了。那些未發現果醬被調包的參與者,則能夠給出十分令人信服的理由,說明他們為什么選擇這個原先根本未選擇的果醬。

    為什么人們未能發現自己原先選擇的果醬已經被換掉?為什么人們能找到足夠的來理由來解釋自己選擇一個自己原先未選擇過的口味?

    霍爾等人認為兩種口味之間的相似性可能是部分原因,但是果醬的其他因素,比如是否專心品嘗、果醬的價格等(這些因素在此實驗中進行了控制)會不會影響呢?于是研究者接下來做了進一步的研究。

    支持或反對,只在翻紙一瞬間

    如果說前兩個研究是對外表和口味這些非社會性問題的選擇,那么在對社會問題的看法上,我們的態度是否也有這種選擇的盲目性呢?

    霍爾等人最近的研究表明,這種盲目性仍然存在。

    研究者讓參與者回答自己對一些道德準則或者瑞典當前媒體中正在激烈爭論問題的態度,按完全不同意到完全同意的9點進行評分,1表示完全不同意,5分表示對該陳述沒有明確的態度,9表示完全同意。當參與者完成了該問卷后,研究者讓他們大聲閱讀第一頁的一些問題的答案,并且解釋為什么他們這么填。

    但是,參與者不知道的是,在他們翻回第一頁時,問題欄的問題已經發生了變化,有幾個關鍵的陳述已經完全不同于他們原來回答的問題。

    例如,參與者原先回答的問題是“應該禁止政府進行大規模地監控郵件和網絡來打擊國際犯罪和恐怖活動的行為”,但當他們重新來讀的時候,這個問題變成了“應該允許政府進行大規模地監控郵件和網絡來打擊國際犯罪和恐怖活動的行為” (這里加粗以突出,原問卷中無加粗)。也就是說假如參與者以前的答案是完全贊同(即禁止政府的監控),他們翻回第一頁時,答案表示的意思已經完全相反了(即允許政府的監控)。

    然而實驗者并不關心參與者對這些問題的態度如何,參與者在那些關鍵陳述變化后的反應才是研究者最關心的。

    他們將對這些題目的反應分為“正確反應”或者“接受”。只要參與者表現出絲毫發現了題目意思變化的跡象,他們的反應即被判斷為正確反應。

    如果沒有任何的懷疑或者對答案進行更正,則他們的反應被判斷為“接受”。當然,為了避免參與者感到尷尬而故意說自己曾經有過懷疑,研究者進行了多種設置,讓參與者能夠自然地表露出他們的真實反應。

    實驗流程示意圖。

    http://www.ejc17.com/uploadfile/2012/1017/20121017104511536.png

    1 問卷首頁的問題欄有兩層,包含了一些意思完全相反的陳述句,外層的問題通過粘性較弱的膠水粘上;

    2 讓參與者回答外層的問題;

    3 參與者回答完首頁的問題后入后翻;

    4 參與者繼續回答后面的問題;

    5 寫字板反面有粘性較強的膠水,會將首頁問題欄的外層粘住;

    6 當參與者再次回到首頁時,問題欄的問題已經顯示的是里層的問題,意思完全與自己原來回答過的相反。

    通過這樣“變魔術”的問卷,霍爾等人發現,69%的參與者至少接受一個意思完全反轉的陳述,并且在這些被接受的問題中,參與者一般持有比較強烈的態度(即非常同意或者不同意思某個陳述)。盡管參與的態度強烈程度與其發現問題意思變化的比例成正比,但是有1/3選擇了最極端的態度的參與者未發現這些問題的意思的變化。更有趣的是,參與者對自己態度的解釋大多與意思反轉后的態度一致,而不是與原有的態度一致。這也就是說,經過了簡單問題反轉后,參與者的態度發生了180度轉變。他們不但未發現這種態度的轉變,而且還能為轉變后的態度找到大堆的理由。

    通過這個研究,作者們認為現在心理學中所采用的自我報告式的問卷可能不足以反應出人們態度的復雜性。這一點可能不盡如此,因為做問卷的心理學家們心里非常清楚人們在做問卷時可能胡亂填寫,因而發展出了專門鑒別出胡亂答題的應該方法。當然這些方法問題主要是心理學家們所爭論的了。

    選擇的盲目性似乎說明,我們有時候無法知道自己真正的選擇是什么,當選擇結果呈現出來時,我們就為之找一個合理的借口。正如波士頓學院的社會心理學家李阿娜•楊(Liane Young)對最后這個態度研究的評論:“這個結果說明,如果我被他人迷惑,認為自己支持某一個觀點,我自己可能會找到一些理由來支持這個觀點。”

    參考文獻

    Corbyn, Z. (2012). How to confuse a moral compass (Publication no. 10.1038/nature.2012.11447). Retrieved 2012/09/29, from Nature: http://www.nature.com/news/how-to-confuse-a-moral-compass-1.11447

    Hall, L., Johansson, P., & Strandberg, T. (2012). Lifting the Veil of Morality: Choice Blindness and Attitude Reversals on a Self-Transforming Survey. PLoS ONE, 7(9), e45457.

    Hall, L., Johansson, P., Tärning, B., Sikström, S., & Deutgen, T. (2010). Magic at the marketplace: Choice blindness for the taste of jam and the smell of tea. Cognition, 117(1), 54-61.

    Johansson, P., Hall, L., Sikström, S., Tärning, B., & Lind, A. (2006). How something can be said about telling more than we can know: On choice blindness and introspection. Consciousness and Cognition, 15(4), 673-692.

    Meade, A. W., & Craig, S. B. (2012). Identifying Careless Responses in Survey Data. Psychological Methods, No Pagination Specified.

    引自http://www.guokr.com/article/360096/

    相關熱詞搜索:選擇 盲目 選擇實驗

    上一篇:換位思考也危險
    下一篇:刻假章救妻與道德兩難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妹子图控